【人物】謝宗和:文字學非為“命理”,實為“道理”
2015-01-16     知了遠傳

知了名人庫:
謝宗和:中國易經姓名學師協會理事長,台灣倉頡易經文字學院院長,唯一倉頡先師嫡傳弟子,知了遠傳文字學顧問。
 
undefined

中國字,似乎是我們最熟悉的陌生人。從清末民初到現在,中國文字學的研究,可以說仍然處於一個空白,研究文字的學者都是在許慎《說文解字》的基礎上研究中國文字,沒有大突破。但隨著甲骨文的發現,《說文解字》的很多思維模式已經很難解釋很多中國字。不弄清楚中國字的一些重要字源來意,也就在文化、包括道統的根子上出現游離的狀態。加上歷史上幾次與“舊”文化的刻意決裂導致文字的傳承出現過各種混亂。而今,打字多於寫字的一代代正長大,我們在越來越現代化的進程中,在“亂用字”“隨便用字”的文化亂像之中十分可能迷失民族本我。
近日,台灣文字學大家謝宗和到訪上海,接受了“知了遠傳”的專訪。

知:文字學在台灣頗受歡迎,是這樣嗎?
謝:我在台灣上了十多年課,前後學生已經超過5000人了,最小的學生12歲,最大的學生已經80多歲了。很多人學了十年,始終還在跟著我學。

undefined

知:人們學習文字學,是因為文字學、易經可以幫助命理的緣故嗎?
謝:我不是算命的。但是文字學可以幫人,幫人不是說,我給你一個字,你就成功了。我們研究一個人的姓名或一個品牌的文字。是為了分析你的“念”。“念”字怎麼寫:上面是今,下面是心,“今心”,當下的心就是“念”。我們從文字學的角度,改變人的“心念”。你不是命裡少一個貴人,才不夠成功,自己完全可以改變自己,成為眾生的貴人。有人問我,我的文字學是“法”還是“術”?我說我只講“方”。做人有方。方,是方法,是方正。

知:大陸研究文字學有個重要的困惑,我們使用的是“簡體字”,會不會因此影響對文字的理解?
謝:有一些影響。很多字變成簡體字以後,你要找到它當初的含義會有困難。但是簡體字實際上也是當時的文字專家們借鑒了“形聲”“會意”等等文字基本理論來形成的字。所以還是可以追根溯源去找到真義。當然,如果我們有心研究文字學,一定要回到繁體字裡學。

知:人們也許會覺得文字學是專家的事情,其實並不明白我們普通人為什麼要學習。
謝:中華的文化體系龐大,字是其中極為重要的構件。不學好中國字,不僅僅是“知識”層面的問題。比如我身後這幅字“上善若水”,是《道德經》的一句話。《道德經》實際上是《德道經》。(帛書甲本《老子》是漢文帝十二年(公元前168年)以前的寫本,比敦煌本、楚簡本都要早,而且這些版本均是德篇在前,道篇在後的順序。揭示了老子淳德歸道的本義,是最能體現老子思想的真本,稱為《德道經》。而漢以後的版本是道篇在前,德篇在後的順序,稱為《道德經》。)“德”在中國字裡很了不得。但是你瞭解這個字嗎?
繁體字的“德”,一部分一部分拆開都有道理。一邊是“兩個人”,也就是說,德有多重要呢?兩個人在一起,一個人就會影響另一個。兩個人就要“從德”。另一邊的上半部分是橫過來寫的“直”“心”二字。人心若率真,必從德。

undefined

我們再舉個例子,看中國道德中很看重的“謙”。我們瞭解的是“謙虛”,那麼“謙虛”的重點是什麼?你看它一邊是“兼”,也就是說,在交談、交易過程中,你有沒有時時“兼顧對方”。只有你“兼顧對方”,才會真誠的謙虛。

undefined

專家研究文字學是學術的事情。而每個人身為中國人難道不應該在文字學中學好做一個人嗎?台灣我的大多數學生都有自己的事業、職業,他們學習文字學是希望自己能更成功。什麼是成功?減少失敗就是成功。我們普通人學好文字學,在自己的品牌、公司名字、自己的名字裡埋好善根,在與人交往的過程中注意修辭禮節,少亂用字,少說錯話。減少自己的失敗,就能比原來更成功。文字學不是來改變你的命理,而是告訴你一些真的道理。

知:謝老師會把文字學帶到大陸來嗎?
謝:我一直有這樣的計劃。大陸是中國文化的根源,文字學是要回來的。而且我接觸到很多大陸朋友有很強的求知慾。師者,傳道、授業、解惑。相信大陸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願意瞭解、學習文字學。
我們的初步計劃是一年四季,我每季到上海來一次,先從30人左右的小班開始。每一次課程一週左右,這段時間裡,我會和大家談談文字,說說天文地理、歷史,分享中國字的道理。
摘編:
謝宗和《八運姓名學》(二)說文測事——易經篇
導言:
夫易者:日月陰陽也。故君子繼之,善也。成之者性也。乃生生不息,成就像者之謂天,效法律數之謂地,極數知來之謂占,通便之謂事,陰陽不測之謂神,行其善德之謂易也。
故子曰:“易經至矣乎!夫易,乃聖人所以崇德而廣業也。知崇禮卑,崇效天,卑法地。故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矣!成性存存,道義之門也。”
當今時師,若然以易經之名,行命名改名者,或想籍以展現才華者,就不能不看本書了。須知易理詮釋者,乃以六乂顯現,而以六書造字由來者,乃以六藝通曉而用。故聖人造六乂,而倉頡造字六義,定有想通之徹也。時師若然不知此理,雖以易經之名,行命名或改名者,則定然無效矣!
朱子易論曰:“雖然,易之有卦,易之已形者也。卦之有乂,卦之已見者也。已形已見者,可以言之。未行未見者,不可以名求。則所謂易者果何如哉?此學者所當知也。”時師感想若何?
易字者:
乃日部首與月部首,組合成易字。故易者,日月陰陽也。
經字者:
與竟字、徑字通用。
竟字者:
乃作為究竟也。
徑字者:
乃作為捷徑之路也。故君子習易,乃窮原竟委,後則有志竟成矣!

http://easss.com

 

Vrinda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